冀西南临路行

//

发端似乎在2013年

一次出河北去西北

火车钻入太行山腹

景色突然叠加变幻

山脚的村庄还运行着古老仁慈的秩序

而对面山腰

炸药歌舞团的表演拉开大幕

神话握手现代化

启动了荒原上最悲怆的谜语

那一次眩晕令人至今难忘

之后就开始旷日持久的漫游解谜

偶尔是美妙的精神游艺

更多时候则不得不面对

内部的洪水和外部的歧路

像一个胸闷的哑巴

打不赢就大醉一场

丢人并且伤神

漫游搞复杂了,抬头已是2020

这几年间,气象风物变化急促

几人仍眼睛明亮,几人已失了魂?

感谢大家还有耐心听完这样一张唱片

轨迹和谜底都录在这44分22秒之中

各位可自助提取

西郊有密林 助君出重围

姬赓

2020.12.16

//

发布者

王药酒

本站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出处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翻译,转载前请务必署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