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

今晚和爸爸妈妈一起去逛了新开的超市,时隔多年真的是第一次,想起小时候一起万德福或者桃源超市一逛街就会烦恼,因为要不停的试衣服小孩子嘛一会儿就失去耐心了,但是时境过迁多年以后我还挺喜欢这个感觉的,尤其是和亲爱的家人。

维民大爷的去世还是给妈妈带来不小的波动,妈妈是未来主义者不过我和我爸还是觉得眼前的生活也是很重要的,但是父亲在我看来就有点太注重当下了,而母亲是想的太长久,刚柔相济这就是在一起的原因吧

说到刚柔相济前不久和父亲走在信用社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从大二左右吧,我的思维聚集点总是放在人类互补和原因追溯上,比如母亲较为强势脾气也是,父亲就是她的补集,而且这几年也一直试着分析过自己于父母的影子,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一个缩影,于逃脱阴影的时候实际愈加重合,直致完全相似,大姑也说我和我爹脸模样越来越像,就连肩胛骨也是,我甚至可以大胆假象一下父亲方面是否和我一样亦或是我现在像当年的父亲一样,是否还会面临某些我心里已经猜测到了时期?

再说母亲,我发现我的气质和母亲也是越来越像,比如在山东省浓厚的公务员氛围下,那我说到外面从商者的光滑亮丽后母亲表示出的不屑态度像我的某些相同态度,再讲深一点,看成人小电影的时候趋向也许母亲的某些特性相关,就像弗洛伊德在书里说的人的本能向母性。相反的是父亲与女儿的关系吧,我我感觉出每次父亲回到家兴奋的与母亲讨论我插话我会很快的回应,而饭后母亲不在时候的冷漠与前面形成鲜明对比,哭哭。

写到这里已经豁然开朗了,本应像是母亲一样批判主义的态度去剖析自己对生活的蔑视,实际上发现自己的思考和陈述相关还没有完全退化甚至还有些回暖现象,想起那个下午刘洪公园的观音塔,险些因为一个赌毁掉人生

发布者

王药酒

本站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出处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翻译,转载前请务必署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