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 naranja

▍ORANGE

圆圆的——燃烧着的
像燃烧的太阳般点亮了
圆圆的玻璃窗——
Orange——是我心的比喻:
Orange——使我想起了:

一辆公共汽车
闪过了
纪念碑
十字街头的广场
公园边上的林荫路,
捧着白铃兰花的少女
五月的一个放射着喷水池的
翩翩的
放射着爱情的水花的节日……
Orange——像那
整个海非热的机械饮食处里
大麦酒的雪白的泡沫
所映出的
红色帐篷的欢喜,
太阳的欢喜……
Orange——
像拉丁女的眼瞳子般无底的
热带的海的蓝色
那上面撩起了
听不清的歌唱
异国人的Melancholic
Orange。
圆圆的——燃烧着的
Orange
像燃烧着的太阳般点亮了圆圆的
玻璃窗——
Orange
使我想起了:
我的这Orange般的地球
和它的另一面的
我的那Orange般快乐的姑娘
我们曾在靠近离别的日子
分吃过一个
圆圆的——燃烧着的
Orange。

Orange——是我心的比喻。

作者 / 艾青
选自 / 《春光》月刊创刊号,上海,1934年;据《艾青诗全编》修订

1929年至1932年,青年时代的艾青曾留学法国,在巴黎蒙巴纳斯街区(Montparnasse)这间先锋云集的“世界画室”里,磨炼通感的艺术之眼。这首以法语词“Orange”命名、串联的小诗,是艾青摊开的一张巨大的画布。热带的海蓝色的忧郁(Melancholic),与“燃烧着的太阳”,闪现着野兽派对比浓烈的色彩,与梵高的笔触;而放射着爱情水花的五月喷水池,似乎隐含着《被刺死的鸽子和喷泉》等“图像诗”(concrete poetry)中,阿波利奈尔的面孔。


《被刺死的鸽子和喷泉》(La Colombe poignardée et le jet d’eau)
然而,被Orange点亮的“圆圆的玻璃窗”,却映现出另一番现实。1932年甫一归国,艾青便与友人着手筹办“春地艺术社”,并因传播左翼美术的革命思想,很快遭到上海当局起诉、通缉。1933年7月,写作该诗的艾青,正身陷长达三年的囹圄生活,与Orange一并发表在《春光》月刊上的,是“嫌厌久了辰光”的《监房的夜》:“像栖息在海浪不绝的海角上/听风啸有如听我自己的回想/心颠扑的陈年的破旧的船只/永远在海浪与海浪之间飘荡。”Orange点燃的是艾青狱中的“回想”。

艾青回想起了什么?在诗歌后半段,Orange启动了记忆的伸缩变换。它是世界另一面,“他”与“她”在离别前曾分吃掉的一个橙子,浩大如同居的地球,微小如一颗心。在西班牙谚语中,恋人视彼此为自己的“一半橙子”(media naranja)。异国街景铺垫后现身的“快乐的姑娘”,才是引发艾青回想的那一半Orange。

附录:

【media naranja】

Media naranja是什么意思呢? 字面上的意思其实就是“半个橙子”

【西语注释】

Persona que se adapta tan perfectamente al gusto y carácter de otra, que esta la mira como la mitad de sí misma.
就是说,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无论是在喜好上,还是在性格上,都非常完美地契合,以至于一个人看另一个人就好像看着另一半自己。

 

发布者

王药酒

本站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出处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翻译,转载前请务必署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