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6

今天挨骂了QAQ

上午玩了一上午MC搞的头晕目眩想呕吐,然后和父亲也绊了嘴,母亲让我去那个家办点事儿结果回来就是一顿连招,骂的我灰头丧气,快过年了鞋还没刷衣服也不换,真是不自觉,今日好烦,果然什么事情都是物极必反,前几天的虚假开学积攒出的问题总会破裂,就在今天。

每年过年前不可避免地争吵,不知是否家家如此,反正我家是的,比如我妈抱怨我爹总是不顾家,天天在外面忙,于是乎矛盾和怒气进一步转化为我和其他的事情,而且后劲特别的大,常常需要好长时间才可以化解;不过有时候母亲也承认自己是矛盾的关于父亲的事儿,生气的时候失去理性,就和罗老师说的一样,如果你等气消除之后再理性分析不就成了事后诸葛亮了吗,有无道理且不说,关键是我们的态度或者处理的方式有些欠缺,就像这篇流水账的逻辑一样,逻辑全无但是还搞得和白话文一样晦涩难懂,有时候失去理智之后的母亲,搞得我也总是被带节奏,刷鞋的时候想了很多事儿,准确来说是抛弃现实生活的幻想 空想 生活基本的打算还没有搞好就想些不切之际的事情

给键盘吹灰的时候想起来高中时候。看着萌芽作者买了樱桃键盘 那时候没有电脑更别提樱桃键盘了,而今现在到了当年萌芽作者的年龄,也清楚体会到了一些事情 关于消费 关于男女朋友等等 待在舒适圈 总比和一些陌生的人尴尬的玩游戏好多了吧 时常觉得自己变得和之前不同了 但是再某些时刻 又是之前的那个自己 尤其是在父母身边或与非完全陌生人进行相关事务的时候 还有不愿被问很多的胶片相机 藏起来的相机与镜头和不敢放冰箱的胶卷 陌生友人的书与糖 不够坦诚的背后 酷似一场文艺革命

— —

回头看了看日记 孙快成为时间轴的代名词了,虽说但未必,前姐倒是走的挺快,维修厮所言极是 相同条件下傲者胜 但也不用特别挂念

01.29

今晚和爸爸妈妈一起去逛了新开的超市,时隔多年真的是第一次,想起小时候一起万德福或者桃源超市一逛街就会烦恼,因为要不停的试衣服小孩子嘛一会儿就失去耐心了,但是时境过迁多年以后我还挺喜欢这个感觉的,尤其是和亲爱的家人。

维民大爷的去世还是给妈妈带来不小的波动,妈妈是未来主义者不过我和我爸还是觉得眼前的生活也是很重要的,但是父亲在我看来就有点太注重当下了,而母亲是想的太长久,刚柔相济这就是在一起的原因吧

说到刚柔相济前不久和父亲走在信用社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从大二左右吧,我的思维聚集点总是放在人类互补和原因追溯上,比如母亲较为强势脾气也是,父亲就是她的补集,而且这几年也一直试着分析过自己于父母的影子,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一个缩影,于逃脱阴影的时候实际愈加重合,直致完全相似,大姑也说我和我爹脸模样越来越像,就连肩胛骨也是,我甚至可以大胆假象一下父亲方面是否和我一样亦或是我现在像当年的父亲一样,是否还会面临某些我心里已经猜测到了时期?

再说母亲,我发现我的气质和母亲也是越来越像,比如在山东省浓厚的公务员氛围下,那我说到外面从商者的光滑亮丽后母亲表示出的不屑态度像我的某些相同态度,再讲深一点,看成人小电影的时候趋向也许母亲的某些特性相关,就像弗洛伊德在书里说的人的本能向母性。相反的是父亲与女儿的关系吧,我我感觉出每次父亲回到家兴奋的与母亲讨论我插话我会很快的回应,而饭后母亲不在时候的冷漠与前面形成鲜明对比,哭哭。

写到这里已经豁然开朗了,本应像是母亲一样批判主义的态度去剖析自己对生活的蔑视,实际上发现自己的思考和陈述相关还没有完全退化甚至还有些回暖现象,想起那个下午刘洪公园的观音塔,险些因为一个赌毁掉人生

01.20

这几天过得比较漫长,说是漫长也是三天,说是充实也是虚度,学习感觉到了厌倦期要及时调整,比如实在不想看心理学了,打着字打着突然觉得键盘突然没那么亲肤了,我不一个很有定力的人,甚至可以说善变,但是不想因为自己的这种印象到其他的事物,比如爱好学习甚至爱人 这几天把机场搞的很完善了但是每次入账但是总感觉不真实的感觉 这两天沉迷于小埋大佬的NAT 价格实在诱人 几毛钱的nat要啥自行车 月付14的香港原生ip可以把移动拉满 好久没洗头了 洗了头

01.17

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

每一次在家的争吵,始作俑者好像都是我,赖着不起床心里在抱怨,欲望撕裂我,想想几年前的自己,现在变得好坏好令人作呕,四年除了纵横的消费主义和物欲,究竟得到了什么?

企图去更高的地方但是翅膀不能触及,心和嘴在手的上方,听着没有理由的人不伤心竟然凄然泪下,觉得之前讨厌的新裤子也并没有这么讨厌了尤其是早期的专辑甚至还有实验的成分,不过目的为了赚钱也不妨碍进行共鸣,伟大的平克弗洛伊德亦是,减少欲望 欲望是个无底洞 之前在洞口偷笑呢